我的暴露尝试 (完) 作者:半截香蕉

我的暴露尝试作者:半截香蕉
2019-10-12发表 一

我想问你的是,你真的了解你身边熟悉的那个人麽?

在很多地方都会看到有人说,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
你呢?

而我想回答的是,哪一个都是真实的我。而你能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我二十九岁了,长得还算不错,用男人的评分标準,应该也在八十分以上吧。
如果这麽说还不能让你认识我的话,那麽,用一个大家都熟知的明星来打个比方
吧。自从李冰冰参演的那个生化危机上映之后,我的朋友都说,我和李冰冰有一
点像,个子应该比她高一点,我一米七多一点,比她丰腴一点,然后……我和她
一样,在朋友同事的眼中,有点冷。有点生人勿进。

其实这很简单,因为我是一个律师,不算知名的那种,仅仅是在律师事务所
上班的小职员。虽然我也有律师证。

我的男朋友,也在我的单位上班,但是和我不在一个办公室,他很勤奋,很
上进,作为大律师的助手,他的业务能力,是我望尘莫及的。

说到这里,估计有人会说我啰嗦,说这麽多想表达什麽呢。其实我只是想把
我的平常说给你看,那是我可以被大多数人看到的一面。

而接下来的,也许会让你想象不到,但是,那又是另外一个我了。

我的生活,从去年的年初的某天,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有QQ,你就避免不了的会有一些群,同学的,同事的,
专业的,閑聊的,还有……撩閑的。

当我那一天,误入了一个群之后,这个世界,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让我产
生了变化,虽然这种改变我也说不清是不是应该的,但是我现在正在享受这种感
觉,想要努力的放下,然而却又总是被吸引,那东西就如同毒药一样,让人欲罢
不能。

每当我喘息着将放在面前看着上面的湿痕,我总是会下决心,夏小青,这是
最后一次了,以后……

以后的每一次我都会对自己这样说,然而身体的躁动,又让我一次次的故态
萌发,一次次的陷入的更深。

欲罢不能。

那个家伙,叫做指挥官,对于我来说,他是一个恶魔,是一个脑袋上顶着俩
角,背后会展开黑色的羽翼,用一种带着诱惑却又阴森的语气说话的恶魔,就是
这个人,带着我,走向了沉沦。

他每周都会在那个群里发布一些所谓的任务,和别的男人不同,他描述的东
西看上去很简单,比如在家里裸体,但是要在夜晚的时候站在窗口,拉开窗帘,
安静的站立5秒钟,看一眼窗外的夜色或者明月,然后拉上窗帘,或者,在夏季
的夜晚,走过人多的地方,故意弯下腰去整理自己的鞋带,让自己的胸口暴露在
身边走过的行人。

指挥官说,礼义廉耻这四个字,从古到今已经深入人心,前三个字不用多说,
而最后一个字,为什麽能和礼义廉三个字并列呢,因为这关系到人的脸面,人在
社会上生活,都需要一个脸面,而不论是谁,都会在意自己脸面是不是会被人羞
辱,被人践踏。就好像我们穿衣服,会把隐私部位遮盖住,不会给别人看,一旦
暴露出来,那麽就是丢脸了,会让人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就拿古代的刑罚来说,
女人如果犯了奸淫的罪,在打板子的时候,往往会脱了她的裤子,露出来屁股打,
为什麽呢,那就是不但要她疼,还要她觉得耻辱,让她觉得自己的脸面丢光了,
说重了,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如果尊严被踩踏,那麽会是什麽结果。

他说的一本正经,我却感觉他是在胡说八道。

如此种种。我开始的时候是不理解的。可是,每周都会有人在群里讲述做任
务时的感觉,她们说做起来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真正执行的时候,却又是那麽的
让人觉得羞耻,而随之带来的那种耻辱的快感,又会让人禁不住将任务完成,执
行之后所带来的,是湿润,是一种心理被压抑却又从一种扭曲的通道中释放了的
快感,而那种扭曲,是沖破了禁忌,道德的限制后的刺激,是在平常中无法理解
的放蕩,更是将自己重视的东西放在面前随意蹂躏的肆意。

好奇害死猫。有一天,他在那个群里发布了一个任务“打开房间里最亮的灯,
拉开窗帘,背对着窗户,弯下腰然后让自己的屁股紧紧的贴在玻璃上,10秒钟。”

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你也可以做10分钟,如果你喜欢的话。

当时是晚上9点钟,我刚刚洗完澡,赤裸着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看QQ,电
视里正在播着电视。男朋友和我不住在一起,这样单身的生活,真的可以让人很
放肆的。而我,不知不觉的,踏上了自己的一条快感之路。

嘁,我看完了指挥官说的东西,啐了一口,心想这这家伙真是没事閑的,谁
会自己閑着这样做,把屁股对着窗户,还开灯,那屁股还不被对面楼的人看的精
光啊。

但是,就在我打算放下手机看电视的时候,一张照片猛然在群里出现了。

Eng?嗯?

群里的女人都挺猛的,对,我是用猛来描述她们,因为我经常会看到她们发
上自己的一些照片,乱七八糟的穿衣服不穿衣服,让人看的面红耳赤的,更甚者,
会把自己的私处掰开来个特写。然后,一群男人竟然会在那里评论,各种不堪入
目的话在他们说来,就如同吃饭拉屎一样的随便,指挥官有时候也会参与其中。
这让我对他的评分从100分逐渐的降低到了50分。连及格线都没到。

我对于这样的女人,是从心里看不起的,但是却又自私的去观察她们,看她
们说的话,看她们的照片,看她们发浪,发骚,而自己竟然也会骚浪起来,这很
矛盾,因为我应该退出这样的地方,然而我没有退。

不论是好奇,还是什麽别的我自己也想不通的原因,我一直都在那里观察,
欣赏,然后从心里批判。

那张照片,应该是这个叫做丝丝的女人自拍的,像素清晰。

在明亮的玻璃中,我看到了窗外的夜色,看到了不远处如同鸽笼一样的一块
块的明亮,而那些明亮的房间对面,是丝丝的臀部。

此刻正紧紧的贴在玻璃上,显出半圆的轮廓,她拍的角度挺好,我还可以看
到屁股的曲线朝着镜头这边缓缓的收拢,然后曲线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来,在灯光
下,是瓷白的颜色。

我正在看着的时候,丝丝又发上来一段小视频,我点开来,就看到镜头摇摆
着在她的屁股上逡巡,伴随着的是听起来有些紧张的喘息声。

就在我从视频里退出来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话出现在屏幕上,“小骚货,又
在晾自己的骚腚了”

良久,丝丝才说话:“好刺激,都湿了。”说完,又是一张照片发了上来,
这回没有人,只有窗户,但是……我看到了窗户上丝丝屁股刚才贴着的地方,有
一条湿痕,足有十多公分长两三公分宽的水迹在玻璃上汇聚之后,一滴水珠,在
最下端凝聚,欲滴未滴。

指挥官这个时候冒泡了,“我就在你屁股后面看着呢,玻璃上都是你的水迹,
去,舔了……”

半分钟后,丝丝才说话:“唔……舔干凈了,好骚的味道……”

嘁……

我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在一旁,心里暗自骂着,真骚。

可是一转身的功夫,我又拿起来手机,重新打开群,再一次看了一遍。

这个时候指挥官又说:“搬一把椅子,坐在椅子上岔开腿对着窗户,然后该
做什麽,不用我说吧……”

丝丝发出了一个害羞的表情?(????ω????)?,然后没有在说话。

她在做什麽呢?她真的按照指挥官说的做了麽?那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呢。
丝丝似乎不太高兴,但是又似乎有些浪了起来,否则,她怎麽会把视频和照片发
上来呢。

我真的很好奇。

于是……我站在了窗口,试着,把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外面的夜照了进来,
我急忙又拉上了窗帘,因为我看到了对面楼的灯光,还有人在窗口那边热饭。他
会看过来,赤裸的我,怎麽能让一个陌生人随意的看到自己的裸体。

几分钟后,热饭的人离开了。

我鼓足了勇气。

刷……窗帘拉开了。

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这样的词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
如是。呵。而我的感觉,却是不知道在什麽地方,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
看到了我的胸,看到了我芳草萋萋的阴阜,看到了我颤抖着在悸动中将胸口贴近
了窗户,而当这种脑海里的臆想被我自己放大了之后的结果就是,黑暗中的灯光,
星光,月色,仿佛都是在嘲讽我暴露了自己的身体,仿佛都在说我是一个不要脸
的淫蕩女人,而这样的想法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不曾有过的心悸的感觉。

只有十多秒钟,我已经感觉自己不敢在继续下去了,当拉上窗帘的那一刻。
我仿佛明白了,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我自己的想象,而这种来自于精神深处的
假设和幻想,却刺激到了我敏感的神经,让我的身体,有了一种快感。

那是以前不曾出现过的。

从第一次到现在,已经有半年多了,其中的过程,我只能用即羞涩,又刺激,
每一次都在是或者否中矛盾的选择,最终,那种如跗骨之蛆的感觉,让我一步步
的走了下来。

今天是周一,天气明媚,初夏的气温还带着春天的余味,清晨有点冷,中午
就会开始热起来了。上班嘛,当然要穿工装,黑色的丝袜,裹臀裙,小西装配合
着白色的大领衬衫,手里拎着男朋友昨天给我买的包包,嗯,很是神清气爽。

我的办公室,是在律政大厦的三楼,平时我懒,都会坐电梯,但是今天我要
爬楼。

为什麽呢。因为丝袜是吊带的,却仅仅是吊带的,内裤早就被我团成一团,
塞进了自己的穴里,这种摩擦的快感,让人难以抗拒。

这条内裤,是我的男朋友买给我的,据他说,是真丝的,很轻很柔软也很薄,
放在手里一团,只是不到鸡蛋大小的那麽一小捏。

指挥官昨晚说,你可以把内裤放进包包里面,虽然都是光屁股,但是如果放
进了自己的身体,会是什麽样的感觉呢。如果在自己的屁屁写上某些字呢。 二

上楼的时候,有人打招呼,有人点头,男人总是会微笑致意,偶尔也会对我
多看几眼,瞄着我高高隆起的胸口,二楼的一些人,甚至会狠狠的用眼睛盯着我
的胸口看,寻找一切角度和机会。

这半年来,不知道为什麽我的身体已经越发的敏感了,只要清微的触碰摩擦,
就会湿漉漉的,刚才上班开车的时候,我就已经因为清微的摩擦,而导致身体有
些反应,有点胀,有点酥麻,有点痒的感觉,时刻从下体传来,让我的精神都有
一点恍惚,心里总是在想着那条塞进了身体里的内裤,而且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去
想,心里就越是将注意力集中在那里,而身体的反应,就越发的强烈。

我一步一步的迈着步子,双腿交错时,暴露在空气中的阴阜总是会感觉到一
股凉飕飕的风吹过来,这让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有人走来走去,看到了我打招
呼,而我则勉强的点头,微笑,心里还是在惦记着,不要被发现,不要被看到,
甚至我想加夹紧了大腿,就这样跳上去,可是一想到自己屁股上的字,又仿佛每
个人都会在我身后用目光穿透我的裙子,看到我的光屁股,看到我在那里写上了
骚逼俩个字,然后他们会小声的议论,原来小青竟然光着屁股上班,还为自己打
上了骚逼的标签。

想象总是会刺激到人心。而我,此刻举步维艰,心下惶惶。

但是这样的刺激,却让我不停的想要去继续下去,因为我似乎很享受这种感
觉。

走到二楼的时候,我看到左边的走廊一个熟人走了过来,他好像是二楼某个
办公室的文员,四十多岁,长的着急,有点像德云社的那个烧饼一样的脸,但是
经常能看到他,也算是点头之交。所以,我就暂且叫他烧饼吧。

距离老远,烧饼就热情的打招呼,夏律师,上班啦。

我报以微笑,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说你挺早啊。同时,我夹紧了双腿,生怕
逼里的内裤,会突然掉落出来。

他边走边说是啊是啊,今天早上有点事情,这不,我还得去你们那找你家马
斐咨询点问题呢。

我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二楼三楼中间的缓步台,而他正在我的身后,我扭
头朝下看这他说,是嘛,他昨晚打电话说要早点来,估计就是等你的吧。

他擡头看了我一眼,说是啊。

但是,紧接着,他停顿了一下,有点疑惑的看向我的裙子,我心里一紧,不
好。这个角度是不是会看到……

裹臀裙一般都不会太长,因为虽然是裙子,但是这种裙子比较紧的包裹住女
人的屁股,又为了不影响行走和其他的活动,裙子边缘一般都会在距离大腿上册
是来公分的地方,那就是说,我的吊带裙边缘,距离裙子的边缘仅有几公分的距
离,而我的身高又比较高,身高腿直一直都是我引以为傲的地方,可是现在如果
站在他的角度往上看,我只要一动,两条腿迈动时交错带来的空隙,一定会让他
看到我光溜溜的大腿,一想到这半年来我一直都保持了刮毛的习惯,光溜溜的阴
阜几乎没有遮掩,那样的话,他也就有一定的几率看到我没有穿内裤真空上班的
事情。更有甚者,我逼逼里塞着的内裤,还有一点点暴露在银唇外面,我甚至觉
得,烧饼已经看到了我的屁股,也看到了屁股上的字,他已经开始在心里淫亵的
笑了,他一定把我当成了一个淫蕩的女人了。

我的屁股上的字这是我早晨的时候对着镜子写的,歪歪扭扭,却让我有些不
好意思提起。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有些沖动了。

想想就会很羞耻的事情,如果被人发现,小青我还怎麽在这里工作下去,我
一边咒骂着自己的大胆,一边却又被从逼逼里传来的粗糙的摩擦感沖击着……唔
……刚刚走的太快了……

一眨眼的功夫,我竟然想到了这麽多,猛然间的状况,让我站在原地,紧张
的不敢在挪动半步,反而加紧了双腿,生怕自己会被他看出来什麽破绽。而这样
的结果,就是逼逼里面的摩擦更加剧烈,因为我的紧张,而带来的身体的收缩,
似乎有要将内裤挤压出来的迹象。

怎麽办,怎麽办,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一定很热,而下体竟然不争气
的开始湿润了起来。

他会看到麽,他不会看到麽,他能看到什麽,他究竟能不能看到啊?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冒失了,竟然相信了指挥官的话,做出了这样大胆的事
情,可是为什麽紧张的我,又有点期待他能看到一点什麽呢,羞答答的走上三楼,
在不经意间让他看到一点风景,是真是幻,带着一点不确定的窥视的结果,会是
什麽呢。

他低下头了,似乎看到了一点春光,或者,这样看上去有点猥琐的男人却是
一个害羞的家伙,正因为看到了什麽,所以他先不好意思了。

我紧张的攥紧了手里被包包带子,自己终究不能就这麽傻站着,于是我也快
步的朝着楼上小跑起来,噔噔噔,“大哥我先去给你看看马斐有没有到哈。”

我大步的朝上迈着楼梯,而这个时候,他的身后,我同办公室的一个小伙子
叫做盛勇的,也从一楼拐了上来噔噔噔的几步就跑到了他的身旁,擡头一看是我
急忙叫着:“夏姐,等我一会……”

盛勇当时在的位置,正好是和我垂直的,我立刻就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为了
逃跑,步子迈的太大,裙子甚至因为大腿的张开向上滑动了些许,而站在盛勇的
位置,他至少也能看到我光溜溜的屁股,甚至……

我的心,再一次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被别人看到了就算了,但是盛勇是和我
一个办公室的,如果被他看到了,以后,我该怎麽面对这样的尴尬。

他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窘迫,或者已经看到了我裙子下面的春光,隔着不远的
距离,我都能发现他的脚步有点缓,竟然看了一眼台阶之后,又擡头看向我,然
而目光看的,的的确确是我的大腿。

羞耻的感觉猛然就从我的心里涌了上来,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收缩了一下,
然后汗就冒出来了,伴随着的,竟然是一种被盛勇的目光抚摸乃至淫亵的感觉,
只那一眼,我竟然会感觉到如有实质的目光侵犯到了自己的阴阜,当我强作镇定
的看下去时,盛勇已经收起了目光,低头爬到了缓步台,而这个时候,那个四十
来岁的烧饼慢慢吞吞的已经走到了刚才盛勇看我的地方。

他擡着头,目光游离,嘴里却说着话:“小青啊,你家马斐昨晚和你打电
……”他猛然间停住了,连脚步都顿了一下,而我猛然间就发现,他一定是看到
了,因为我站在台阶上,想要用手遮掩自己光秃秃的阴阜,所以压住了小腹下面
阴阜部位的裙子,可是,谁能想到,偏偏身后的缝隙却因为这一按,变得大了起
来呢。

我可以感觉到他火热的目光了,透过了裙子,在我的屁股上游离着,抚摸着,
甚至如果在停顿片刻,他一定会用视线来奸淫我还塞着内裤的淫穴,而且……

糟糕……

我感觉又一点液体,从我的逼里,渗了出来,沿着大腿的内侧,缓缓的流淌
了下来。紧张,羞耻,恐惧,后悔,惊慌……种种的情绪一时间全部涌向了我的
脑海,我一时间楞住了。

就在这时,盛勇已经走到了我的旁边,一拍我的肩膀,小青姐,咱们走啊,
想什麽呢。

我被他拍的身子一颤,而这个时候,老烧饼已经慢慢的走到了缓步台上,这
个时候他才接着刚才的话说道:“马斐和你打电话,说我要去找他了麽?”

我突然从紧张中警醒过来,这个时候,盛勇已经走到了我的前面,回头看着
我说:“快点快点,一会还要开会呢。”

我哦了一声,有点失魂落魄的跟着他走上了三楼,当我走到最后一阶台阶的
时候,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如潮水一样的泛滥,一股子液体,猛然间,就流了出
来。

当我回头看向烧饼的时候,他的目光从我的屁股上挪到了我的脸上,一脸的
意味深长。
 
我从厕所出来,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裙子,然后施施然的迈着轻快的步子,回
到了办公室。

就在刚才,我上了三楼时,在打卡机上刷了脸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卫
生间,刚想脱下裙子,猛然间想起点事情,又从卫生间里出来,站在男卫门口听
了听,确定了里面没有人之后,我又站在门口朝外看了一眼。

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窃贼一样的刺激,却因为这样的刺激,让自己产生了一
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以克制的快感。

这难道就是指挥官说的那种耻辱中的感受吗,为什麽会湿润的那麽厉害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快速的撩起自己的裙子,生怕裙子沾上一点自己的水,所
以几乎撩到了腰上,整个屁股都暴露了出来。

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来,但是这种
将羞涩和道德踩在脚下蹂躏的感觉,又刺激的我不能自已。

我快速甚至有点粗暴的拨开自己的银唇,捏住了湿淋淋的内裤边缘,我咬着
牙,忍住了想要呻吟的沖动,猛的朝外一拽,塞满了一个清晨的洞穴,猛然传来
一阵空虚,哗的一下,一股子液体从被放开的洞穴中涌了出来,沾满了我的大腿
根。

此刻的内裤,就像是一支即将爆炸的手雷,而我却鬼使神差的把它放在了我
的鼻子前面,认真而贪婪的嗅着上面淫靡的味道。

我的脑海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舔舔也许会更淫蕩吧。

汗水的味道混杂着阴水的酸味以及香水的残香,说不出是一股子什麽样的味
道,而我却淫蕩的伸出了舌头,在上面轻轻的舔舐起来。

唔……

那味道让人的心都燃烧起来了,自己是多麽淫蕩而下贱啊……我想着,脑海
里却只有那种味道带来的兴奋感,然后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我只是犹豫了一
下,然后就把它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仔细的吮吸起来。

良久……我感觉到自己的嘴有些麻,而下面的水似乎潮涌一样。

虽然不舍,但是我还是把内裤提在了手里。然后听了听外面的声音,把内裤
朝着男卫里面一甩,就听到啪的一声,也不知道甩在了什麽地方,就在这个时候,
我听到了脚步声响起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打招呼的声音传来。

我的心这一早晨,已经数不清收缩了多少次。而这一次,是我最最紧张的时
候,因为,我还光着屁股,如果放下裙子来,那麽势必会粘上自己的银液,而如
果不放下来,自己光溜溜的屁股,连内裤都被甩进了男卫,难道要我和他们解释
说,我是来找内裤的麽。

脚步声已经越来越响了,而从男卫到女卫,有四五步的距离,还是太远了,
所以我胳膊肘上挂着的包包被我带着几乎就要飞起,在最后的那一秒两秒,我沖
进了男卫。然后鉆进了一个隔间。

当我关上门的一剎那,我听到了脚步声迈进了男卫。

我拍着胸口,蹲了下来,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下面竟然凉飕飕的,全
是水。

听着外面男人解裤子撒尿的声音,我的便意也上来了,可是,被一个陌生男
人听到我排尿的水声,想想又让人觉得有点难以做到,我只能忍着便意,从包包
里面拿出一张纸巾擦拭起自己的腿根来。

“咦?”我听到那个男人惊呼了一声,然后就听到他系上了裤子,脚步没有
朝外面走,反而朝着窗户的那一边走了过去。

“卧槽,卧槽,卧槽”那个男人低声的说了三个卧槽,而就在这个时候,又
一个人走了进来,“马斐,你看这玩意嘿……”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后面进来的,竟然是我的男朋友。我手里的纸巾
正按在自己的银户上,此刻却一动都不敢动连呼吸都紧张起来了,我蹲在那里,
安静的听着他会说什麽。

“李哥,你拿着女人的裤衩干嘛。”马斐好像在解裤子,我听到了拉锁的声
音。

“女人的裤衩?马斐你看这小裤衩,腚眼都盖不住,你家小青你能让她穿这
样的嘛?”那个男人好像把内裤凑到了马斐的眼前。

因为马斐一边尿尿一边说:“去去去,拿远点,骚不拉几的,我家小青也有
这样的,但是她可不能随便……嗯……乱扔?”

我听出他的语气里有一股疑惑的味道,心里立刻就是一紧,他会不会认出来
那是我的,如果真的认出来了怎麽办,小青的内裤被扔到了男卫生间,而被自己
的男朋友发现并认了出来?

我惊恐的发觉,自己刚刚做的事情,竟然可能发生这样的后果,禁不住一阵
的害怕。尿水竟然禁不住的滴落了出来。

“哈哈哈,就是,这也不知道是那个骚逼娘们的,一定是在男卫干了什麽羞
羞的事,你看看,都他妈的湿透了,嗬……真骚,是尿在上面了吧……”

马斐一拉裤字拉链,“算了,李哥,扔垃圾桶吧,谁还没有点脸面,就当没
看到算了”

“嘿嘿,扔了怪可惜的,就挂在这吧,让大家都看到,我猜这应该是二楼或
者四楼的哪个骚逼娘们发骚了,扔这儿了,让大家都看看,回去说说,这娘们兴
许就喜欢这调调呢。”

马斐说:“李哥你还真是懂女人心啊。不过,你说她会不会扔了内裤还没走,
就在这儿听着我们俩说话呢。”

“咦,这有可能,我找找?”那个李哥用一种带着戏谑的口吻说着话,我听
到了他的脚步在我面前走过去,急忙伸手堵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来。

我是真的怕了,被人堵在男卫生间,还光着屁股,尤其是这两个人中间还有
一个是我的男朋友,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被发现然后说出去,我想想自己就只有
死掉算了。

想到这里,我真的憋不住了,尿水流了一屁股,热乎乎的,怎麽努力也夹不
住的流。

马斐哈哈笑了,说:“算了吧,你还真是死心眼,谁能傻乎乎的等着你被抓
啊,快走吧,还得开会呢。”

这两个瘟神终于走了,就在他们脚步声走出了卫生间的同时,我才发现自己
竟然被吓得尿了出来,尿液淅淅沥沥的流出来自己刚才都没有发觉。

好不容易尿完了,我用纸巾擦拭了自己的阴部,又拿出另外一张纸巾,轻轻
的贴在了自己的大腿根上,哪里的银水已经快要干涸了,而我等着纸巾吸干了腿
上的水渍之后,轻轻的揭下来,然后顺着折线重新折好,放回了我的包包。这也
是指挥官说的,以后有用的。

当我弄好这一切之后,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软的厉害,一用力,不但
没有站起来,还差点坐在便池上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我手扶着身边的墻壁一用力,终于站了起来,高跟
鞋这会仿佛有点蹩脚一样的不舒服,我适应了一下,活动了一下脚踝,这才推开
门,安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我的内裤,此刻挂在半开着的窗户上,被外面的微风吹拂着,仿佛在嘲笑我
的大胆。

片刻之后,我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因为我想到自己要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去,
如果中途扭到了的话,同样会出现不可想象的状况。

当我拎着鞋沖出男卫生间的时候,心里也说不出来是紧张,还是兴奋,还好
没有什麽人经过这里,也没有人来上厕所,我小心的走到了女卫生间门口,放下
鞋子穿上,洗过了手之后,整理好自己的裙子,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脸色有点红润,也不知道是惊吓的还是兴奋的,或者是因为更加複杂的情绪
吧。现在的我,看上去竟然有了一种娇柔妩媚。


办公室不大,只有三个人,我,盛勇,还有一个叫做小悠的女生,她年纪不
大,是到我们这里来实习的大学生。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工作,平时说话并不多,而且我们的办公室是用磨砂玻璃
与外面的办公大厅和走廊隔开的,坐在办公室里,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的状况,
但是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我回到办公室,盛勇和小悠已经开始低头整理材料,两个人看我进来,只是
擡头看了一眼,小悠随口打了一声招呼。

我的办公桌对着门口,而背后则是办公大楼的窗户,原因很简单,我虽然不
是什麽大律师,但是在这个办公室里,我是老大。

此刻的我,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也开始了工作。不过,
我有意无意的,总是会叉开自己的大腿。这也是指挥官说的,他说这样的行为,
是让自己在无意中暴露出自己的私密,虽然不会被别人看到,但是那种忐忑的心
理刺激,也会带来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的。

有人打电话进来,我又打电话出去,时间久了,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没有穿内
裤的事情,在座位上扭着屁股,偶然翘起来二郎腿,

快到中午的时候,太阳光照了进来,我感觉又点晒,于是站起来转身去啦窗
帘。

就在我的手拽到窗帘的边缘时,我猛然想起,自己竟然忘记了还光着屁股的
事情,而因为有椅子的阻挡,我必须探着身子才能够到窗帘,而这样的工作,裙
子会因为身体的角度而被向上拉扯,这样的后果,是我会将大半个屁股暴露在外
面。

我一下子僵住了,急忙回头看了一眼,还好,小悠和盛勇都再低头做事,我
急忙拉上窗帘,然后转身把裙子往下拽了拽,重新坐下。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因为当我坐下的时候,发现,我竟然又湿润了。冰冰凉凉的液体,在逼逼里
渗出来,如果我就这样坐着,等一会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一定会有人看到我的裙
子上,有一块湿润的痕迹。

怎麽办。我想了一下之后,又一次看了一眼盛勇和小悠。他们还是在忙着自
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我,于是我伸手拽住了裙边,微微的擡起了屁股,一边看
着他们两个,一边默默的慢慢的把裙子从屁股下面朝后推去,而就在裙边挪动到
我的逼附近是,盛勇仿佛觉察到我在看他,突然擡起头看了过来,我的动作一停,
对他微微一笑,他楞了一下,然后也报以微笑,接着拿出电话低头摆弄着,而我
则趁着这机会,屁股高高的擡起,双手飞快的把裙子边拽到了屁股后面,然后低
头整理前面,盖住了阴部和大腿,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丝袜边缘有一圈
白色的痕迹,我脸一红,心里明白这是早上的时候流出的液体粘在了丝袜上面,
然后干涸的痕迹。虽然不多,但是现在我的身体还处在湿漉漉的状态,那种羞涩
而恐惧的感觉,让我一上午都处在一种惶恐的状态中,下体的味道一定比平时要
浓烈一些,再加上没有了内裤的包裹,如果有什麽味道的话,我自己未必能闻到,
可是,别人如果仔细的闻一下一定会发觉到有一股子腥臊的味道的。

而且虽然我坐在椅子上,但是如果现在有人站在我的面前,没有桌子遮挡的
话,他一定会看到我的屁股肉在裙子下面露出两条白色的线。

我回头看了一眼窗户,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阳光,同时,也将外面的空气拒
之窗外。

皮肤接触到了真皮的座椅,有点粘,又有点凉,菊花上也传来了一丝微凉的
感觉,那是和座椅亲密接触的结果。

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银唇因为紧贴着座椅的原因而张开了,在稍微擡起来一
点之后重新坐下,两片银唇又贴在一起,如果稍微的挪动一下屁股,它们就会相
互摩擦。

我轻轻的动着,寻找着可以让自己舒服却又不会太刺激的姿势时,盛勇站起
来走了过来,双手按在桌子上说:“小青姐,我们这个月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
但是还需要你上周那个案子结尾的评价以及原告的资料,你找找。”

我一下子就不敢动了,努力的保持这平静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等下我就
给你找。”

“不用不用,我知道咋哪放着”盛勇身子往前探了一下接着说:“就在你左
手边的抽屉里,前天是我放进去的。你拉开抽屉就能看到。”

我被他吓了一跳,眼见着他的身子如果在往前探一点,就会看到我仅仅盖住
了大腿根和阴阜的裙子,以及身边因为坐下来而挤的朝两边凸出的屁股肉了,我
一下子紧张起来,心里翻腾着,脸上却还要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好,
你别动,别把我桌上的东西弄乱了,我这就找。”

伸手拉开抽屉,我把里面的档案夹拿出来扔在桌子上,“吶,就是这个吧。”
盛勇拿起来看了一眼,点点头说对。一转身又回去整理他的那些东西了。

我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心里砰砰的跳动的厉害,脸上一定是红了,因为有
点发烫。而屁股下面传来的,却是更加湿润的感觉。

终于快到中午了,我为了避免到食堂出现什麽尴尬的状况,就让盛勇点了外
卖,打算自己在办公室里吃一口算了,盛勇那边刚刚放下电话,我男朋友马斐的
电话就打了过来,他告诉我中午他不打算去食堂吃饭了,已经点了外卖,一会下
班了就会过来。

我心里一阵的紧张,马斐可不同于别人,那是我的男朋友,如果被他发现了
我真空上班的事情,我该怎麽交代。

于是我说我和盛勇他们都点的外卖,你过来的话,就大家一起吃。不过不用
给我带了。

电话打完,我又告诉盛勇说中午我请客,让他又点了两份。

下班了,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座椅上竟然留下了一滩不太大的湿痕,而
菊花压着的地方,竟然留下了一个不太明显的菊花样的痕迹。

这让我很是羞涩,急忙从抽屉里抽出两张纸巾来盖在上面,然后推上了抽屉
就急匆匆的奔向了厕所。

当我回来的时候,马斐已经到了,他的快餐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而他则坐在
我的座位上,手里拿着一张纸巾,正在擦玻璃杯,看我进屋,笑呵呵的说道:
“你们办公室的人真懒,喝水的被子怎麽这麽埋汰,还有啊,你也太邋遢了,纸
巾随处扔,”说着把手里的水杯和纸巾朝我面前一递,“吶,都扔座儿上了,我
看挺乾凈,正好擦擦被子,你看这水杯的边儿,擦乾凈了。嘿嘿,我发现我越来
越会过日子了。啥都不带浪费的。”

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一阵的抽抽,真想用手捂住脸,然后告诉他,那两张
纸巾刚才是我準备擦座椅上的银水的。刚才随手一扔,估计也粘上了不少,这会
又被他拿来擦杯子,这……这不是变相的让喝水的人,品尝到了我的逼水了麽。

可是看着他的样子,我还能怎麽说呢。

盛勇和小悠接过了马斐擦“乾凈”了的水杯,给每个人接了一杯,当盛勇把
水杯放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看到小悠已经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放下去打开了快
餐的盒子。

我没有办法,只能接过盛勇递过来的水杯,放在桌子上,而马斐也打开了快
餐盒子,笑嘻嘻的说:“我特地要了一份爆炒腰花,他们家做的特别地道,一点
骚哄哄的味都没有……”他一边说着一边掰开了方便筷子夹了一块送过来“吶,
张嘴,尝尝,可香了的,”

唔……我只觉得这世界突然就扭曲了一样,小悠吃一口饭菜,就会小口的喝
一口水,盛勇则一口喝干之后,又去接了一杯,放在身边。

我仿佛看到了了小悠的嘴唇,触碰到了我的骚液,她看向我,微笑着,仿佛
在告诉我小青姐,你的骚水味道让别人品尝到了呦,她一定是知道了,我脑海里
想着,越发的笃定,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我的浪蕩,而盛勇的厚厚的嘴唇,
抿住了水杯的边缘,慢慢的抿着水,他看向我,发现我呆呆的看着他,而我突然
觉得他是在用嘴唇抿着我的银唇,在吸吮我的银户,在舔吃上面的水渍。

唔……我几乎要站立不稳了,心跳声在耳边响着,仿佛有个声音在我耳边一
只在呢喃:“骚货,小青就是一个淫蕩的女人,不要脸的下贱坯……光屁股已经
被人看到光了,羞耻的被人意淫着屁股,被人用目光奸淫着银穴……”

“餵,小青,你怎麽了?”

马斐的筷子在我面前摇晃着,筷子头上还挑着一块油汪汪的腰花,“吶,一
点都不骚,很香的,你尝尝……”

我机械的张开嘴,感觉他把腰花放进了我嘴里,然后马斐笑盈盈的看着我:
“以前总说骚哄哄的不吃,这回怎麽敢吃了呢。”

我咀嚼了几下,然后呸的吐了出来,皱眉看着他,气哼哼的“哼,还是骚哄
哄的,就像刚从尿里泡过一样,也不知道你们怎麽愿意吃这玩意。”

话说完,我知道我从刚才的状态里出来了,但是双腿之间,又多了一点湿淋
淋的感觉。

马斐笑了,也不强迫我,一边吃饭一边说:“那是因为,腰子大补啊,吃啥
补啥。哈哈哈哈我得慢慢吃,慢慢的享受”他说完之后竟然好无礼貌的吧嗒吧嗒
嘴。

“小青姐,给我找张纸呗,我擦擦嘴。”小悠放下筷子朝我伸手,我看到她
的嘴角满是油渍。

马斐还没等我说话,就把我的包拿过来,伸手从里面掏出来一张纸巾,递给
了小悠。

我立刻就又慌张起来了。

那张纸巾,是我早晨的时候,擦拭大腿银液的那一张啊。

我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小悠从中间一扯,撕成两半分给了盛勇一
半,我眼看着,她和盛勇擦擦嘴,那原本沾满了淫水的纸巾蹭在他们的嘴角,嘴
唇上面……

盛勇一边擦嘴一边道“马哥,你那腰花的味真够重的,我都闻着了。”

马斐用筷子巴拉巴拉,擡头说:“没有啊,你别听你小青姐瞎说。”

我感觉自己浑身一阵无力,几乎就要软倒了一样,而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泛着
一种躁动,心里想要说出来,但是却又难以启齿,就这样看着喝了水,又擦了嘴。

马斐看我只是站着不吃饭,擡头就说,你咋不吃啊。

我没好气的回答:“太骚了。不想吃。”

他嘿了一声,低头又开始吃饭。

而我发现他的手机放在桌子上,随手就拿了起来,打开来翻看。

Eng?QQ!

我随手点开了QQ,然后赫然发现,QQ的名字。

指挥官。 【完】

返回首页  备用防封 

粤ICP备15029899号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www.jp939.com 联系邮箱:souv587@gmail.com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