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上司的故事

我的上司是一位女士,今年三十八岁了,比我整大十岁,她皮肤白皙,体态丰满,精明能干,待人亲切。所以在工作中我就称她为“大姐”,她也常常给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天天接触,互相关心,时间长了,我对大姐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觉,常常对她有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欲念冲动及非分的想像,而有时大姐也用一种异样的大眼神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让我这个青年觉得心里痒痒的难受。

我们办公室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她是我的上司是我的领导(科级干部),由于她是我单位的领导,所有她经常去市政府或其它地方参加各种会议而不在办公室,这样我就得以经常上网,我最喜欢上成人网站,看一些色情小说和色情图片,有时情不自禁就自娱一番,让小弟弟露在外面,看着美女图片想着和大姐再一起做爱,其实大姐长相一般并不算漂亮,不过她那饱满的大乳房、浑圆的大臀部和胖乎乎的身材挺性感挺可爱,就象可爱的喜梦思。

这天大姐不在办公室,我和往常一样边上网边手淫,啊,爽!正在我自慰的起劲,小弟弟快要射精时,大姐突然开门进来。啊!我猝不及防,尴尬的行为被大姐尽收眼底,我们都愣到那儿了。我的脸通红通红的,手还在握着小弟弟。而她的两只大眼直勾勾的盯着我下体的裤裆那里。

“你......”大姐欲言又止,神情迷茫。

“我......”我无言以对。

“你怎幺能自己糟践自己呢?”她有点生气。

“那怎幺办呢,我又没有女朋友啊!” 我的脸更红了。

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站起身就抱住了大姐。“坦白讲!大姐!因为你长得太动人了,我一直爱幕着你呐!”

“那,那,那就......”大姐脸如桃红

我抱住大姐,双手从背后摸到前胸,握住丰满圆润的大乳房,又摸又揉,再将头伸过去,吻着她的脖颈,耳唇,红唇,和她的小舌吸吮着,翻转着。

“啊,好弟弟,我们上床吧!

我和大姐来到里套间,和衣上床,我开始解她的衣服,露出黑色透明的乳罩,再把乳罩的钮扣解开,一双大乳房便挣脱出来。我含着一只乳房吸吮着,一只手按摸着另一只乳房。

“啊...好舒服,使劲咬...使劲按...”大姐兴奋起来。

我一手摸揉着她雪白的大乳房,一手插入叁角裤内,摸揉她那肥美的阴户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猛吮猛咬。手在大阴唇上来回摩擦着,大阴唇越来越热,蒸发着热气,一会,一股爱液便夺门而出。

“啊...好热...好痒...不要啊...快啊...”

玩弄了一阵之后,我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啊,又是性感的丝质透明内裤,浑圆肥美的大腿上罩着丝质长袜,她那令男人向往的隐私部位、神秘之处丰腴肥美高高隆起,隐约可见,太迷人了!

我将头探至她的大腿跟部内侧去,用手去拨开她的那个性感的丝质透明内裤,然后又用手去抚摸,接着我张口去吸、吮、添、食、她那粉红色的光滑肥美的阴户、阴唇及其大腿跟部等,啊!好香好香的女人气味呀!一股迷人的女人下体那里特有的香气迎面扑来,这是成熟女人的体香气味啊!真愿永远吸食!

“啊...哎呀... 啊!啊!哎呀...你要痒死我了呀!哎呀...”

她此时春心荡漾,全身发抖,边撒娇边浪叫,我去除了她的裤袜,一双肥腿呈现出来,再去除了她的内裤,整个阴部暴漏出来,她的阴毛短圈稀少,阴阜饱满,非常漂亮,肉缝若隐若现,红仆仆的好象少女似的一样,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爱液,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真是少见的肥美漂亮花蕊,她的阴户阴唇真是太美太漂亮太诱人了。

我用嘴唇先到那阴唇洞口亲吻一番,那是大姐的第二张嘴啊,我深情地亲吻着,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小阴毛刺得我痒痒的,然后钻着姐姐的尿道口,虽然她的性骚味骤起,但那是姐姐的生理精华,与我的截然不同,然后再用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舔到气泡丛生,然后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那是少女般不经时世的阴核,这是名器啊!

“啊...啊...哎呀...你……你...舔... 舔要痒死我了!哎呀...”

大姐被我舔得腹部时而崩紧,时而松弛,一波一浪,双手紧抓床单,头兴奋得左摇右摆,不住的呻吟。( d5 c9 N+ z% U5 E( T

“啊!哎呀...我受不了了...你...舔... 舔得我全身酥痒死了!我要 ...了...”“哎呀!亲弟弟!你舔得我痒死了...呀...轻点嘛!好痛呀...好难受...求求你!好弟弟!别再舔了...哦...哦...我要尿...尿...了我摆动我灵活的舌头一阵吸吮咬舔,她的一股清白炙热的爱液便滚滚而出,像溪流似的,从洞口流到肛门,流到了雪白大肥臀,再粘落床单。她已不停颤抖,弯起双腿,大大地向两边分着,把屁股挺离床单,把整个阴阜更高凸起来,让我更彻底的舔食她的淫水吃。我双手托着肥臀,更深地将自己的嘴和舌头埋入了她的那粉红色的光滑肥美的阴户、阴唇及其大腿跟部内侧。

“亲爱的大姐!弟弟的这一套功夫,还满意吗?”

“好弟弟,姐姐...姐姐怕你了,我是你的...”

“别怕!好姐姐!我现在再给你一套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尝尝!好不好?亲爱的!”

“好弟弟,姐姐好喜欢你好爱你呀!…………...”

“姐姐,我也很爱你!”

我将身一探,挺着大鸡巴,先用那马眼垂着一滴爱液的青紫大龟头,在她的阴唇上研磨一阵,磨得大姐麻痒难当的叫道:“哎呀...别磨了...痒死了...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去...给我止止痒...求求你...快嘛...”

激起性欲的大姐淫荡起来!“啊呀,快点嘛!啊...”

鸡巴对准穴洞,后腰一挺猛的插下去,“濮滋”一声,全部没入,直捣凤穴。& x8 D% p: \& p. X1 H5 P1 a) P

“啊!哎呀!啊!好舒服呀!啊!轻轻地向里面插,慢慢地向里面插,你的东西太粗太大了,好痛呀!痛死我了!”0 ]) C: p6 ^6 m3 g) v

真让我意想不到,都近四十岁而又生过孩子的她,姐姐还那幺紧小。看她刚才那种骚媚淫荡急难等待的神色,还以为她丈夫有多棒,不然我不能一杆猛插到底,太不伶香惜玉了。

“啊,好弟弟,不要太急,做爱享受是要双方配合的,要慢慢来。”
9 q+ T' M" ?. ?
“好啊,只要大姐喜欢!!”

这时我就开始了轻轻地抽慢慢地插,她也扭动屁股配合我的抽插。

“嗯!好爽呀!亲弟弟...姐姐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好舒服,亲丈夫...再快一点...啊...”“啊...我要丢给你了...哦...好舒服呀...”一股滚烫的淫水直冲而出!)

我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将头向后一仰,大口呼吸:“好舒服呀,大姐,我要你更舒服!!”随即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濮滋!濮滋!”之声不绝于耳。

“哎呀!亲弟弟,姐姐...可让你...你...插得爽快死了...小亲亲...要命的小冤家...呀!你可把我舒服死了!爽快死了……啊...”

她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我掳得死紧,把屁股猛扭猛摇。

“哎呀!亲丈夫...我一个人的亲丈夫!爽快死姐姐了...我舒服得要...要飞了!亲人!乖肉...你是姐姐的心肝...宝贝...我不行了...又...又要丢了...呀...

我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一颤之后,咬住我的大龟头,猛吸猛吮,就像龟头上套了一个肉圈圈,那种滋味,真是感到无限美妙。

一阵性交后,大姐已全身酥软,软绵绵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我知道大姐已经进入状态了。我将大姐的双腿缠于我的腰上,更加深入地插入。

“哎呀!弟弟!我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快要上天了...你的鸡巴顶得爽快死我了...好酸呀...我...我又要丢了...”

大插200余下后,我将大姐的双腿抬放在肩上,挺动我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

“哎呀!亲弟弟...不行呀...快把姐姐的腿放下来!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的大鸡巴顶穿了!小冤家...我受不了啦...哎呀...我会被你爽死的!会爽死的呀...”又大插200下后,我将大姐的双腿放下,将大姐上身抱起,面对我坐与床上,重量压于大鸡巴上,分外兴奋,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顶起来。

“哦!我知道了!亲弟!我的花蕊和花心被你顶得好爽、好舒服、也好好痒、弟!真痒死了!

不知不觉200下又过去了,我向后躺在床上:“大姐,你自助一下,往下坐。”

“哎呀!我的亲弟弟,大鸡巴的亲丈夫,快、快往上顶,顶深点,顶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美死了...姐姐...要...要丢给乖、乖弟弟了,哎啊!”

“姐姐,我来了,我的亲姐姐,亲妹妹。”

“乖弟弟...实在是受不了啦。啊!我要死了,喔...喔...” 大姐一双大白乳房上下摆,左右晃,真是太刺激了。

又爽了一阵,大姐欲醉欲仙,“大姐,以我的大鸡巴为中心,旋转一下!”大姐左褪跨过我上身,开始旋转。

“哎呀!小宝贝...姐姐...要被你爽死了...我的姐姐...快...快被你转弄穿了...亲丈夫...我不...不行了...”大姐浪声叫道。'

“怎幺啦?我亲爱的姐姐!是不是很舒服呀!”

“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我真受不了啦...”大姐背对着我,已无力呻吟!!9 N2 I+ Q5 ]/ h; T

“亲爱的姐姐!舒不舒服?”

“死小鬼!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

“大姐,现在来点温柔的,好吗?”

我就从后面抱住大姐丰满圆润的大乳房,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特大乳头,姐姐被我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大鸡巴当然也不能闲着,温柔地磨擦着火热的阴道。

“啊!乖弟弟...姐姐被你揉得好难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揉呀!我...”

看着姐姐舒服的样子,我性欲高涨,身子向前一探,大姐已双手支床,肥臀高耸。一双大白乳房垂于我的双手,好有弹性!大鸡巴又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插起来。

“小心肝...大鸡巴的亲弟弟...快用力插... 爽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人家花心被你插得酥麻死了...哎哟...我要...丢了...啊...”

我直起上身,双手掐住姐姐的腰,又用力狂插起来。

“人家忍不住了嘛,亲弟弟,啊...要命的亲丈夫、亲弟弟、亲儿子...啊...你要干死我了呀...” 说着,大股滚烫的爱液争相奔向我的大龟头,“啊...”一阵快感穿遍全身,太爽了,龟头发涨,“不,现在不能射!”我暗暗憋住。

“喔...喔...我要被你干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饶...饶了我吧。”

“大姐,马上我要把男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你!”

我把全身酥软的姐姐平躺在床上,抓起她的美足,上抬并分开,然后将大鸡巴插入阴道,双手十指分开十足趾,并深嵌其中。大鸡巴快乐地抽插着,十指也在十足趾间抽插着。

“啊...乖弟弟...啊...最爽了...啊...爽死了...啊,啊...”

她被我这一阵猛搞、粉头东摇西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淫声浪叫。

“啊!亲弟弟...小丈夫!姐姐!又丢了!啊!...”

“啊!亲姐姐...肉姐姐...我...我也射了...啊...”

我们都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猛喘大气,魂飞不知何处。………。

从此以后,她喜欢上了我,我喜欢上了她,我们谁也离不开谁,虽然她有一个在外地当大官的丈夫,但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情人关系却非常好,经常性地我们偷偷摸摸地在一起幽会、偷情、做爱;她为了与我长期方便地偷情、做爱,她还将她的一个漂亮表妹介绍给我,这样我与她表面上就成了名正言顺的表姐关系,我结婚后,我们的两个家庭关系很密切,表面上我们是亲戚关系,暗地里却是秘密的情人关系,偷偷偷情密不可言,一直维持到现在。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
返回首页  备用防封 

粤ICP备15029899号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www.jp939.com 联系邮箱:souv587@gmail.com

统计代码